最新推薦
圖片新聞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正文
新聞縱橫

[解放軍報]最長的寒假,你收獲了什么?

2020年04月14日 18:20 作者: 發布單位: 發布范圍:公開 閱讀:

如果為2020年選一個年度關鍵字,“宅”字必然當選。

疫情肆虐,莘莘學子不得不“宅在家”度過漫長的寒假。在這悶得人喘不過氣的日子里,他們不約而同地欣賞了一部電影。這部電影的畫面比任何一部大片都要震撼,劇情比任何一個故事都要感人,它的名字叫“戰疫”。

王月華、劉麗、劉海燕、陳穎、豐楓……提起他們的名字,就一定會想到他們的故事。就是這些平凡卻又勇敢的人,化作夜空中最亮的星,將這段暗淡無光的夜晚照亮。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這部電影的主角。只有看了這部電影才會理解,什么是生命的溫暖,什么是人生的選擇……

對于軍校學員來說,最長的寒假里,他們很多人走過了最短的路——最遠的距離不過是從一邊的陽臺到另一邊的陽臺。最長的寒假里,他們所有人也走過了最長的路——成長之路。突如其來的災難,調快了一個人成長的時鐘。在這場前所未有的“戰疫”中,他們有人扛起了責任,當不成“主力軍”就當志愿者;有人認清了使命,在不穿軍裝的日子更加堅定了從軍的信念;有人體味著“家之溫暖”,重新找到了和父母相處的方式……年輕的軍校生們紛紛用有別以往的寒假生活,訴說著自己的成長。

有人說,“苦難是人生的財富,它能磨煉人的意志。當你戰勝它時,它必會成為你輝煌的記憶。”今天,當我們回頭觀望時才發覺,厚重的冰雪已經融化成水,深藏的種子正在綻出新芽。

(賀逸舒)

有一種成長叫逆風而行

■國防科技大學學員 陳安毅

本想在寒假‘放飛自我’,沒想到卻上了人生中最刻骨銘心的一課。”

——國防科技大學學員陳安毅

我的家鄉,在湖北棗陽市熊集鎮當咀村,那里離武漢不遠,原本寧靜而安詳。

疫情來得猝不及防,緊張感迅速蔓延。拜年祝福從“恭喜發財”變成了“平安健康”,村里的大喇叭一遍遍播放著防疫相關提示,手機上每個App都在推送疫情相關情況。一開始那幾天,確診數字翻跟頭似的往上跳。

除夕夜,疫情最嚴重的地方迎來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們擁有一個共同的名字:解放軍。同為軍人的我突然意識到,我也應該做點什么。于是,我將一紙申請書遞到了村委會,成為一名防疫志愿者。

臨時搭建的檢查關口很簡單,一頂棚子、一張桌子、一把椅子。盡管時節已近立春,村口的早晚依舊很冷,腳有時凍麻了,我們就在原地跺跺腳、跑一跑、跳一跳。

一天排查時,我看到同村一位老人準備外出,沒戴口罩。我和另一個志愿者去勸他,大爺卻十分固執。我給他講疫情的嚴重性、講當前的形勢,足足“嘮叨”了半個多小時。當我說到防疫人員的工作時,老人聽得十分認真。尤其是當他得知我們這些值班人員還要站夜崗時,他的臉上露出愧疚的表情。“我還是不給你們小年輕添麻煩了。”老人擺擺手,終于回了家。

這件事給了我很大的觸動。目前村子里老齡人口比較多,他們大都防范意識不強,有時候固執己見可能是因為不了解情況。如果我們真正耐心勸說,他們也可以感受到我們的真心,配合我們的工作。

我主動請纓,以居家老人為重點,挨家挨戶宣傳防疫知識、分發口罩等防疫物資。平時,我也會通過微信群發布疫情實時情況和辟謠信息。久而久之,跟村里的老人們混熟了,他們也樂意聽從我們的建議。甚至還有一位老媽媽專門來到防疫點,給我們送了橘子和幾條魚。

最令我欣慰的是,身處疫情最為兇險的湖北省,我們村子無一人感染。在這個最長的寒假,我看到了責任,也扛起了責任。或許一個人的力量,微弱得就像螢火蟲的光,但千萬只螢火蟲匯聚在一起,就足以照亮前行的路。

(方姝陽、陳勇整理)

有一種眼神叫柔和堅定

■空軍軍醫大學學員 張磊

這是我第一次感覺自己與未來的職業如此接近,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有個名為‘使命’的小精靈從天邊輕輕扇動翅膀轉瞬飛至眼前,落在我的心頭……”

——空軍軍醫大學學員 張磊

“對我們來說,必須要根據患者病情的變化,有預見性地快速調整治療方案……”聽到電視里熟悉的聲音,我猛地抬頭。電視中,記者正在采訪一名重癥醫學專家。他穿著和其他醫護人員一模一樣的隔離服,布滿水霧的護目鏡和口罩把他的臉遮得嚴嚴實實。旁邊的字幕打出他的名字:張西京。是了,這是教過我的張西京教員,他現在就在火神山醫院。

在學校時,張西京教員曾給我們帶過實踐課程,那時的他滿面笑容,容光煥發,身著筆挺的軍裝,腳上的皮鞋一塵不染。他雖然看著和善,但是對我們的課程要求極其嚴格,甚至到了嚴苛的地步。他絕對不允許我們出現任何因粗心而導致的錯誤,以至于我們都有點怕他。

然而,這次出現在重癥監護室的張西京教員,似乎和我印象里的他有點不太一樣。護目鏡下,他的眼神柔和而且堅定。一位病愈的患者接受采訪時說,是護目鏡下張西京關切的眼神,給了他戰勝病魔的信心和希望。

在電視和網絡媒體上看到熟悉的人,我并不覺得驚訝。年前我就在學校附屬醫院請戰書的名單中,看到了一個個熟悉的名字——有平時給我們上課的教員,有校機關的領導干部,也有已經畢業走向工作崗位的師兄師姐。他們讓我真正理解了“軍醫”兩個字的含義。軍醫軍醫,先軍后醫。所謂軍人的使命,面前是戰爭,身后是和平。所謂醫者的天職,面前是危險,身后是平安。

其實,有一段時間,我對未來將要從事的工作還未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我并不畏懼吃苦,只是懷疑自己能否勝任這份工作。這一次,身邊勇赴前線的戰友們,卻給了我前所未有的信心和力量。

除夕夜,我的朋友圈被一則報道刷屏。教員和同學們紛紛轉發了一張空軍軍醫大學西京醫院醫療隊赴湖北抗擊疫情的照片。照片中,即將奔赴戰場的戰友們,站在復興號高鐵前,齊刷刷敬了一個軍禮。他們有人微笑,有人激動,但所有人都有一個相同的表情,那就是:堅定。無論他們在各自的生活中扮演著什么角色,穿上迷彩服轉身的那一刻,他們就成了無畏的戰士。

基辛格說:“中國人總是被他們最勇敢的人保護得很好。”我想,我愿意成為這樣一名勇敢的人。

有一種力量叫堅不可摧

■陸軍工程大學學員 韓子軒

我一直在努力積蓄力量,有朝一日,國家需要我,我便能挺身而出。”

——陸軍工程大學學員韓子軒

前些天,國防部發布的一條新聞讓人淚目:目前,馳援武漢的軍隊醫護人員依然在堅守崗位,一如既往地支援地方抗擊疫情,一如既往地全力救治患者,一如既往地推進科研攻關,努力在疫情防控阻擊戰中向祖國和人民交出合格答卷,做到“不獲全勝,絕不收兵。”戰斗到最后,這是人民子弟兵的堅持。

其實不只是子弟兵,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數萬白衣戰士云集湖北,廣大基層干部、公安干警、社區工作者日夜奮戰,無數志愿者走上街頭……此情此景,讓我想起了國產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里,東海龍族撕鱗作甲,給敖丙添行頭的場景。所有龍族的鱗片聚集起來,便成了刀槍不入的盔甲;所有的信念聚集起來,便成了不可阻擋的力量。這種力量有一個恢宏的名字:民族凝聚力。

3月初,“逆行老兵”王國輝第三次奔赴武漢送菜。我一直在關注他的新聞,是他讓我看到,危難關頭,一個普通人居然能夠迸發出這么大的力量。

我的父親也是一名退伍老兵,曾在北京武警總隊特警支隊服役。大年初二,父親帶著我主動報名做志愿者。從門口站崗到挨家挨戶排查,父親嚴格按照標準,認真對待每一項工作。我沒有問過他原因,但是我知道他只是想為集體、為國家出一分力,為疫情期間還在辛苦工作的社區工作者們分擔一些工作。我和父親一起站崗的時候才發現,這名已經退伍24年的老兵,軍姿站得比我還要標準。離開部隊這么久,他的習慣從未改變,一顆人民子弟兵為人民的心從未改變。

在這場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面前,我們正在努力把不幸變成磨礪。每個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把自己最硬的“鱗”獻給祖國,將無數微小的力量匯成洪流,為祖國織就一件無堅不摧的鎧甲。

(黎煒整理)

有一種愛叫在你身邊

■海軍工程大學學員 王志博

以前總感覺假期太短,短暫的假期‘分配’給父母的時間又總是最少的。在今年這個‘超長待機’的假期里,我才發現,與父母相聚的時間永遠不嫌多。”

——海軍工程大學學員王志博

上一次像這樣長時間聚在一起,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自從我上了軍校,父親又調到外地上班,我們一家人幾乎分居三地。這次受疫情影響,我推遲開學,父親在家辦公。細細想來,這個假期竟然是我這幾年來陪伴父母最久的一次。

許久未回家,我陡然發現,父母正在我不知不覺間悄悄老去。母親越來越寡言少語,原本威嚴的父親變得孩子氣。我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如何跟他們相處。

父親抽煙抽得越發兇了。我稍微勸他兩句,父親居然像個小孩子一樣跟我拌嘴。偶爾被我嘮叨煩了,他表態也愿意少抽兩根煙。我試探性地先從這里下手,“你的煙被我藏起來了,就在你臥室,想抽煙就慢慢找吧。”父親也沒有生氣,只是狠狠瞪了我一眼,就到處排查起來。

10分鐘、20分鐘過去了,看著還在東翻西找的父親,我偷偷從背后拿出來一根煙遞給他。“你看,這是什么?約法三章,上午只許抽2根,這是第一根,同意就給你抽。”父親連聲應著“聽你的,聽你的。”

我知道父親戒煙只能循序漸進。幾天過去,父親抽煙從原來的每天一盒,減少到現在每天6根煙,我心里也有些得意。

每天晚飯2個小時后,是我們一家的健身時間。

“今天咱們做靜蹲,對膝蓋特別好。”我做了個開場。母親早已換上了她的新運動服,在我身邊準備好了。“這個動作很簡單,上半身靠墻,膝蓋彎曲。”我做了個示范,母親學著我的動作半蹲了下去。“小腿要與地垂直。”我扶著母親,一點點糾正她的姿勢。母親愛干凈,每天總有忙不完的家務,但她還是愿意抽出時間來陪我做一些她可能并不感興趣的運動。這是她寵愛兒子的方式之一。

最長的寒假里,我似乎找到了和父母相處的新方式。和父母相處,唯一的秘訣就是“愛”。因為我愛他們,所以我希望他們身體健康;因為他們愛我,所以他們愿意接受我的“管束”。相信經過這次漫長的寒假,身為軍人不能常伴父母的我,不用再擔心以后會因為距離與父親母親產生隔閡。

來源:解放軍報2020年4月14日11版

鏈接:http://www.81.cn/jfjbmap/content/2020-04/14/content_258904.htm

責任編輯:楊顏

湖南福彩网